您好!歡迎來到南京同傳翻譯官網!

同傳翻譯客服熱線:025-8380 5317 150 6221 7268

外交翻譯們的翻譯趣事


      閑來無事,在網上和一位圈外的發小漫談。故人抱怨說,外交部的翻譯水平越來越差,感覺說的既不如外國人般流利,也體現不了中文深厚的文化底蘊,有辱國格云云。我大不以為然。兄弟呀,你可不知道,外交翻譯與平日常見的商務翻譯,乃至旅游翻譯大大不同,其間滋味,一言難盡,一個不慎就會出大漏子的。

  話說,隨著我國經濟社會建設的蓬勃發展和公務員選任制度的建立和完善,我國出訪的各級領導,發表滔滔不絕雄辯講話的能力也大幅提升,過去印象里那種頭戴老花鏡,對著文稿念的人物已經幾乎絕跡。據說清朝時某些大吏可以跟你說上一個時辰的廢話不重樣,今天的領導肯定不會如此無聊,但一開口若不來上兩句《論語》、《尚書》,成語典故自己都覺得沒文化,而且用詞微妙,與時俱進,往往令翻譯和老外們都防不勝防?墒獠恢,成語害死人呀!

  故老相傳,1964年中蘇邊界爭議問題談判,那時正是雙方關系最為緊張的關頭,剛剛經歷了三年自然災害的中國人民對 “背信棄義的蘇修恨之入骨,老大哥已經變成了北極熊。而蘇聯則把中國視為造成社會主義大家庭分裂的罪魁禍首,甚至拒絕承認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這種談判根本就是沒有硝煙的戰場,雙方唇槍舌劍,劍拔弩張。

  一日,蘇聯代表團團長澤里亞諾上將一開場就提出嚴重抗議,稱中方在日前的談判中污蔑蘇對四川和甘肅存在領土野心。中方代表一時不知所云,要說和外蒙毗鄰的甘肅還靠點兒譜,但處于腹地的四川……難道蘇修惱羞成怒要出什么奇招?

  回去仔細檢查談判全文記錄,才明白純屬翻譯問題惹的禍。原來前日中方代表在指責蘇方貪得無厭時引用了成語得隴望蜀,結果引起了蘇聯人的誤解,蘇聯代表很生氣,后果好嚴重。于是中方代表在次日正式把用詞更正為得寸進尺,可誰知蘇聯人更加憤怒,認定中方在諷刺他們有從談判桌上偷盜文具的企圖。而幾天后,中方代表又引用了成語作繭自縛,這回可把蘇方代表惹毛了,當即離席抗議,便走邊喊,你們中國人竟然說我是蟲子!

 

  無獨有偶,我方翻譯時有瑕疵,但還沒外方翻譯恐怖。記得多年前一把手訪問某國,對方的翻譯據說是該國著名的漢學家,曾把一部《文心雕龍》翻出域外?墒,此公不知是緊張咋的,一上會談桌就對著咱們老大一口一個總統先生叫個不停,弄得我方工作人員面面相覷。我們處座實在忍無可忍,就悄悄寫了張紙條遞過去,文曰請稱主席閣下,謝謝!,對方專家接條看了片刻,氣定神閑地改口稱主任閣下,我方諸人當場氣絕!

  估計有人要驚詫了,這還漢學家呢,是跟哪個二百五學的中文呀?其實仔細想來不奇怪,世界上學習語言的方法無外乎兩種,一種是我們大家在幼年時學習母語的方式,說白了就是直接模仿。別以為咿咿呀呀的嬰兒聽不懂我們說話,他們其實只是處在強化記憶過程中,等一旦心中捻熟,也就完全掌握了。另一種,則是我們成年后的笨法子,以語法分析來在學習語言,但是語法作為規律的總結并不能概括全部語言現象,規律外的部分就只能通過多讀名篇培養語感來解決?伤^名篇一般具有其歷史特色,每每與當下最時尚、流行的語言存在細微區別,這也就是人們常常會感覺那些老外即使說的再流利,也總會透著點外國味的道理。比如我認識的一位漢學家,此公一口地道的京腔,如果只打電話你完全會認為是一個胡同串子,但寫起字來卻總也搞不清的區別,每每在其文章里大寫出車,而記載北京人出門就打車。

  世人皆知,翻譯講究個信、達、雅,其中以信為先。翻譯如果不能忠實于原意,那也就失去了翻譯的意義。但是,外交翻譯卻在一些時候不能百分之百的忠實原意,否則非鬧出事情來不可。

  據說,當年隨尼克松訪問的一位美國記者在華期間突然急性腸胃炎發作,禮賓司趕緊安排他去了協和醫院(當年稱反帝醫院)。此公的癥狀并不嚴重,在候診時看到墻上有一句大字標語就好奇地要翻譯給講解,小翻譯二話不說就給倒了過去,那哥們當即嚇昏,經診斷腸胃炎轉驚嚇型急性闌尾炎了!呵呵,那就口號的內容是世界上一切侵略者及其走狗,通通都要被埋葬掉,為期不會很遠。他們一定逃不掉!。

  筆者的一位同年乃是高翻,為人忠厚盡責,翻譯務求絕對忠實。話說當年某國高官訪華,這位仁兄出任夫人翻譯。宴請席間,端上的湯品乃是魚翅羹,高官夫人很好奇地問吃這神秘的東西有何好處,答曰滋陰補陽。其實此處大可模糊代過,但是我們盡責的兄臺立刻譯為能提高男女的性功能!。殊不知該國何許國也,素以浪漫著稱,每5個男人就有3個有情人的國家!而那位高官夫人在政府中極有威望,隨行官員多是子侄輩,且愛張羅,大有街道婦女主任的風范。結果,一石激起千層浪,高官夫人立刻在餐桌上左顧右盼,招呼眾人 “多吃,好,有用!,自然無人抗命,隨行的某公在喝了一大碗后略有點不好意思,對我方陪席的一位女同志解釋說我需要呀,別看我年紀不小,但是,我真需要呀……”,場面一時稍顯混亂!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賓主相別,高官特地把自己的兒子叫上來與主人相見,我方領導夫人偷偷嘀咕奇怪呀,這兩口子都是金頭發,怎么兒子是黑頭發呢?,話音未落,我們兄臺又開口了您看,您和先生是金頭發……”,出離了憤怒的處座立刻一個健步……

  “而之后乃是,也就是翻出來的東西要通順流利。但是這世界上各民族的邏輯習慣大大不同,造成了語言間的邏輯順序大相徑庭。我身居柏林的小妹就曾大倒苦水,以嚴謹著稱的德語偏偏是將動詞和表示判斷的修飾詞放在全句的最后,例如那個姑娘”+“美麗、端莊、賢惠、可愛、善良,但最后卻搭上個不是(也就是說那個姑娘不是美麗、端莊、賢惠、可愛、善良的)。您要攤上個這樣的語言又怎么可能流利呢?

  而則是翻譯的最高境界,不僅要順利表達說話者的意思,還要把他引用的詩歌、典故、成語以適當的、符合聽者文化習慣的方式表達,不損失其文化因素。這實在是難而又難的,對翻譯者,特別是中國的外交翻譯人員的文化素養極具挑戰。

  比如,當年我方首長在接見一位亞洲國家元首,賓主談得投機,首長高興地邀請對方來春再次訪華,相約煙花三月下揚州?傻确g說完后對方卻表情古怪,連連表示美意心領,但自己年事已高,年事已高!。首長大惑,下來一問方知,翻譯的理解是在來年三月的春天里,帶著美麗的姑娘去揚州,殊不知,此煙花非彼煙花也!

  又如,曾有一位首長年底團拜旅居中國的外國專家,問到一位韓國專家可否有回家的計劃。對方搖頭晃腦,極有韻律地說了一大段。翻譯立刻就見了汗,支吾了半天說他想在木槿花開花的時候,買一條木船,放在鴨綠江里用水洗,眾人一時語塞。最后還是另一位精通漢語和東亞歷史的日本專家解了圍,原來韓翁此處引用了一首韓人所做漢詩待到槿花花發日,鴨江春水理歸船。(原詩全文為:一聲南雁攪愁眠,獨上高樓月滿天。十二何時非故國,三千余里又今年。弟兄白發依依里,父祖青山歷歷邊。待到槿花花發日,鴨江春水理歸船。)

  當著別人的面引用我國的典故,固然往往讓人撓頭。而近來我們的一些人士喜歡在外賓面前用外國成語,則也難保成功。比如據說洋人愛用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來形容關鍵性的舉措,但是我有一次為團組與意人做翻譯,就提到這個諺語,結果意人大惑不解,反復問駱駝為什么要駝稻草?,駱駝吃了稻草是不是就不倒了?,中方是駱駝還是稻草,或者是放駱駝的?。在我詳細解釋后,對方團長才恍然大悟,告訴我,那個諺語可能在歐美更為常見,意人則表述為溢出浴缸的第一滴水?梢,天下沒有通用的諺語的。

  最后,據說當年克林頓去北大訪問,有學生提問張口就是道相融而不相背,萬物并育而不相害,實在想知道那位翻譯是如何最終博得了全場喝彩的!

  周公有言,外交無小事,事事要警惕呀!
轉自:翻譯技術與研究

首頁 關于我們 特色翻譯 標書合同翻譯 專業服務 推薦企業 工業標準 翻譯語種 聯系我們
四川快乐十二直